88hash xocsgo fateskins
88hash xocsgo fateskins

在任何竞技比赛中【公平】绝对是最为核心和重要的,而作为竞技新贵电子竞技公平二字尤为重要,为此游戏发行商、赛事方和玩家都做出了努力—开发人员建立了相关反作弊系统,并持续对其进行更新;赛事举办方也设计了专属的反作弊程序和裁判规则;而玩家们则组成了监督联盟ESIC。

但令人失望的是尽管人们做出了如此多的努力,游戏中还是存在不少使用作弊的玩家,甚至连一些职业选手也在使用,本篇内容帮助你们回忆6个相关案例,这些案例的主角都是职业选手并且都使用了外挂,因此,他们无法参与Valve赞助的比赛。

KQLY

KQLY曾效力于法国最强大的几家俱乐部Clan Mystic、LDLC和Titan,他长期活跃在各大顶级赛事中,被公认为是一名非常有才华的狙击手,但在2014年他的个人账号却被系统监测使用了外挂被处以VAC监禁,让这颗冉冉升起的新星瞬间熄灭。

KQLY的封禁炸爆了整个法国CS圈,所有人都不相信这名未来之星实则是一个科技选手。之后KQLY现身承认使用了外挂,但他否认了在此前的线上赛事中使用了外挂。

账号的VAC也就是宣告了他的职业生涯的终结,他被当时所在的泰坦踢出局,此后他销声匿迹了几年。直到ESL更新了一项规矩,允许被VAC选手在2年禁赛期后参加ESL旗下联赛,这也让KQLY重新回到了我们的目光中,他与Vexed签订了合同正式回归了CSGO,但可惜的是他并没有取得什么好的成绩。

目前他正居住在洛杉矶,从事汽车业务,偶尔进行直播。

Jamppi

Jamppi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有才华的选手之一,但他在14岁时就受到VAC监禁的困扰。根据他的描述,他在15年时购买了CSGO,但此后将账号转卖给了一位朋友,之后该账号获得了VAC。受到VAC监禁后Jamppi开启了漫长的申诉之路,他多次向Valve提出解禁要求,但都被V社驳回。

与许多被禁赛的选手不同的是Jamppi一直在于Valve做斗争,他在20年夏天正式对Valve提起诉讼,要求对其账号解禁并赔偿损失合计约为26万欧元(后将其金额改为22.8万欧元)。

不过尽管他的VAC没有被解除,ENCE却对他有了浓厚的兴趣。甚至OG也差点签下这名小将,但后来因为VAC原因只能放弃转而签下Mantuu。最终这位年轻人被ENCE签下作为队伍的第6人。

EMILIO

瑞典选手Emilio虽然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二三线选手,但他却因一场比赛而让人熟知。在于Hellraisers的一场比赛中,Emilio突然被系统踢出游戏,游戏中出现了红彤彤的“VAC Banned”字样,这也让解说员瞬间呆住,不知道该如何化解这个尴尬的情形。

就像Emilio自己后来说的那样,他确实使用了外挂,但他否认在正式比赛中使用了外挂,而是私下与朋友一起玩时使用了。VAC之后他被队伍踢出了局,直到2年后他再次回归加入了Dreamchasers,但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最后于2018年宣布退役。

Vsm


巴西一直不缺天才选手,Vsm就是其中一枚耀眼的新星。

Vsm的出色表现让巴西粉丝热血澎湃,虽然当时他的年龄还小,但在面对强队时发挥依旧稳定,个人成绩可谓是无可匹敌。

直到ESL发现Vsm此前使用的账户居然获得了VAC,这让ESL非常生气,立刻向公众通报了这件事情,Vsm的欺骗手段引起了整个游戏社区的愤怒,尤其是他的对手。ESL对此首次更改了规则,将Vsm列入大满贯赛事黑名单,禁止其参加相关赛事。

2020年他又出现在了大众眼前,他曾短暂的加入过一支队伍,但很快就又进入了潜水模式。

Forsaken

CSGO历史上最有趣的禁令发生在EXTREMESLAND 2018亚洲总决赛上,至于Revolution的比赛中,Forsaken的小动作引起了裁判的注意,在比赛中他经常隔墙秒人,并作出一些有违常理的动作。

很快,一位裁判在他的电脑中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文件,叫做“WORD.EXE”。事实证明,他正是通过这个文件包在比赛中作弊,有趣的是,当裁判示意其离开座位接受检查时,他居然试图抢夺鼠标删除作弊文件。

尽管这件事情听起来很有趣,但对CSGO的公平性却造成了极大的影响,比赛结束后,Optic立即踢出了Forsaken,并且原地解散其整支队伍。在那之后,Forsaken就消失在了我们眼前。不过之后有人发现他曾短暂的加入过一支队伍参与了一个小型线上赛事,但在披露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