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skins stake
88skins stake

 Vitality的船长还谈到了apEX的风格演变,他们的关系,以及走向国际化的过程。

XTQZZ⁠在离开他曾经帮助组建的Vitality两年后,于2023年10月重返该队。在此期间,他负责过G2,之后暂时退出了赛场,然后又回来创建了新的TSM阵容。

这位法国人在2021年底被“The Hive(蜂巢)”赶走了,当时该组织引进了zonic⁠,⁠dupreeh⁠和⁠Magisk,XTQZZZ告诉HLTV这一举动虽然没有让他措手不及,但却让他“有点失望”。

接下来是G2的动荡时期,他们转向了一个国际化的阵容,这在一开始就给XTQZZZ带来了更大的挑战,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英语还不够好。他的任期只持续了十个月,就辞职了,他形容这是他自己的“艰难时期”,并表示他“觉得自己不是那个队伍的合适人选”,并对“一些专家”说他放弃了G2阵容和他们不努力找出问题的说法感到愤怒。

XTQZZZ休息了一段时间,然后在Vitality赢得BLAST.tv巴黎Major冠军的前夕,从旁协助他们,但他说他在那段时间的影响力“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大”。不过,这却促使他在赛季休息后不久就回归,这位34岁的老将为TSM打造了一个阵容,但当Vitality来他敲的门时,他在签约仅一个月就离开了。

这个法国组织失去了zonic,Magisk和体育心理学家Lars Robl,他们都加入了Falcons,而XTQZZZ则加入了一个非常不同的Vitality阵容,与⁠apEX和⁠ZywOo重聚。这支队伍现在是国际化的,这是XTQZZZ认为未来不会改变的事情,因为法国赛区的状况,而且在没有“懒惰”的法国选手的情况下,他们的工作态度也提升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这位法国船长在BLAST秋季决赛后接受了HLTV的采访,谈到了上述所有的话题,还谈到了他看到的apEX和ZywOo在那时与现在之间的差异。他还谈到了在Vitality中指导新选手,以及与Spinx⁠,flameZ和⁠mezii⁠合作,以及在他回归后的第一个赛事中赢得冠军的经历。


我想回到你最初离开Vitality的时候。你某种程度上是被迫出局,因为zonic加入了,还有三个丹麦人的一揽子交易。你说你从来没有真正想离开;你能跟我说说这件事吗,那时候的感受是什么样的?

老实说,我预料到会被下放。因为在离开之前的3-4个月,我感觉到了一些不同,主管跟我说,‘你想加入一个国际化的阵容吗?’但是他们没有征求我关于新的选手之类的意见。他们可能问过我一次,就这样。

后来,我觉得是Major的时候,CEO告诉我他们会引进一些新的选手和员工。当然,我有点失望,但也在某种程度上预料到了,我想说。在那之后,我们参加了三个赛事,就是为了做最后一舞,确保我们能好好地结束这段旅程。


你最后加入了G2。结果有些好有些坏,一开始你做的得很好,但后来就有点走下坡路了。在那个组织下和那些选手一起工作的任期是什么样的?

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因为,你知道的,我猜,我的英语还没准备好。我不记得我在被Vitality踢了之后上了多少课。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我有一位老师,我上了很多课,同时我和G2的经理NiaK讨论了阵容名单。基本上,一切都由NiaK决定。对我来说,就像,‘好吧,这是一个很好的挑战,’但同时,我真的很专注于确保我的英语准备好了。

不幸的是,我没准备好,因为两个月里,你是不可能的,但我真的很兴奋能跟新的选手一起工作,作为一个教练,得到一段新的经历,因为这是一些新的东西。就想着我们怎么能一起合作,同时,他们跟我说,他们跟上一个教练有过不好的经历,所以对我来说,就像,‘我很兴奋,但我需要马上弄清楚,对选手和整个团队来说什么是好事。’


你在那里呆了大约十个月,直到2022年10月左右。当你离开的时候,你开了一个直播,你说你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什么都影响不了。你能再详细说说吗,你是什么意思,你在队伍里的最后一段时间是什么样的?

我需要给出我离开时的真实情况,因为我看到了很多关于那件事的胡说八道。所以,我们在RMR失败了,对吧?那对我来说是一个艰难的时期,我不想解释发生了什么。同时,在十个月之后,我和队员都没有达到应该有的水平,而是我是队伍中最不够的那个(At the same time, after ten months, it was not enough from everyone, but from me)。我能说什么呢?这是我最好的决定。我也认为这是正确的事情,因为……我不知道,如果我觉得我不是合适的人,而且我不能百分之百核实,那基本上,我就要起身离开房间。

我觉得我不是合适的人,就这样。也许这让人们感到惊讶,但有时候你就是不合适,就这样。你需要接受,从中学习,然后继续前进。这是我的观点。我一点也不喜欢一些"专家"说我放弃了他们[G2],等等。我真的很生气,这些人没有努力去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一个个人的和专业的决定,我没有后悔,尤其是为了我的家人。这是一个冒险的决定,我知道,但我觉得我需要一些时间和休息,来思考我的未来和我的生活。


你也休息了很长时间,差不多有一整年。你在离开期间帮助了 Vitality 一些,在巴黎Major上也有一些贡献,但你最终还是没有加入任何一支队伍。你说过你不想白拿工资,你想找一个你相信的项目。跟我说说你离开的那段时间,你没有真正加入任何一支队伍,还有你为什么又回来帮助 Vitality 参加Major。

老实说,这没人们想的那么夸张(笑)。他们反应过度了。我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但是 Neo [Vitality 的 CEO] 跟我聊过,我们谈过可能建立一个青训队来帮助他们,还有挑战 zonic 和 MaT 关于阵容、打法、思路的问题。

我很佩服他们能接受我的建议,因为这不容易。我被雇佣就是为了在比赛中给他们一些反馈,等等,有时候就是给他们一些关于对手的建议。这不仅仅是为了Major。从一月初就开始了。

关于阵容的未来,我跟 Vitality 的管理层有过一些交流,但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大事。我帮了他们一点点,但肯定是 zonic 和 MaT 的功劳。

XTQZZZ 说他在 Vitality 的大赛中的贡献被夸大了

你在离开 Vitality 后不久的一次采访中提到,你不认识 apEX或者说你教他的指挥方式了。你能告诉我你当时是什么意思吗,还有直到你又回来帮助他们之前,这种情况是怎么发展的?

我觉得在 2022 年,是的,我不认识 apEX 的指挥方式了,因为他们打得很慢,我感觉当我(G2)和Vitality 对战的时候,我大部分时间都期待一些不同的判断,不同的指挥,不同的空间,但最后他们几乎都是一样的。这是我的感觉,我跟他说,'我不认识你了,'我觉得这对他来说也不容易,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加入国际阵容,对吧?而且对我来说,他给了所有的队员太多的空间。

我认为,在一个国际阵容里,你需要有你自己的指挥风格,即使你有不同的文化和风格,但你仍然是指挥,你在这里是因为你很厉害。如果你试图让每个人都满意,我觉得这不会奏效。这就是为什么我在 G2 也带来了 HooXi,我马上就跟他说,‘你要按照你想要的方式,按照你的指挥风格去打,他们需要接受风格不同的事实。

在 2023 年,zonic 和 Dan 找到了正确的配方,他们在 apEX 的风格和 zonic 的风格之间有了更好的平衡,我想说。


在你的刚刚在 BLAST 秋季决赛的一次采访中,你提到 apEX 从那时到现在没有太大的变化。这有点跟你之前说的不一样,所以你觉得他是不是回到了他以前的指挥方式?

我不知道。当我说这话的时候,就像,Dan 的工作方式、思考游戏的方式、比赛中的指挥方式、如何掌控比赛的节奏,都跟以前一样。是的,也许有 2-3 个不一样的东西,但对我来说很难判断,因为在法国阵容时期,做默认战术很困难,比如说,因为我们有很多年轻的队员,基本上他们不懂得怎么打默认战术,即使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去练习。

现在,当你看到国际阵容,甚至是 Spinx、mezii 等人,对我来说是一种新的方式,因为现在我可以听到更多的,'冷静,'或者’做一些中路指令,但是打得慢一点。'在过去,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因为我们在 Vitality 跟法国阵容的时候,打得很快,对吧?所以是的,也许有点不同,你需要有这样的能力,作为一个队员,总是要在队员和指挥之间找到一个好的平衡,但归根结底,这还是 apEX 的风格。


在你回到这支队伍之前,有一段时间你为TSM创建了一支阵容。至少从外界看来,这是一个似乎有点奇怪,感觉有点拼凑项目。TSM是一个大的组织,重新回到了CS2,但是选手们似乎不太符合那个水平。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组建这支阵容的吗?

首先,这很艰难,因为我们的转会窗口开始得很晚。之后,我们联系了大约50名选手,差不多吧。

是的,TSM确实是一个大的组织,但是他们不想花很多钱。我们有过一次大的谈话,当然对我来说,我的目标是在优秀的选手和年轻的选手之间找到一个好的平衡,所以这并不容易。TSM的目标不是立刻打进Major,而是为未来而努力。从一个新的阵容开始,一步一步地创造和增加一些更好的选手,三四个月吧,我也不太清楚。


当这支阵容组建好的时候,似乎一切都定了下来。然后,有报道说签约过程中出了一些问题,有些口头协议被违背了,但是就在看起来你不会再参与这个项目的时候,突然一切都转变了。那会发生了什么变化?是不是你和TSM之间有过一次谈话?

没什么特别的。我们只是没有达成协议,然后继续谈。同时,选手们问我,''没关系, 我们一起打('Never mind, let's go play,),'所以你知道…我没什么好说的。基本上,不是因为大家在谈的时候出问题了,而是签合同总是这样的。达成一个协议花了很长时间,也许太长了,但是我们就和TSM谈了,没有和其他组织谈;那些都是假新闻,在这澄清一下。花了太长时间,就这样。


你创建了这支队伍,但是你没有呆很久,即使你是这个项目的幕后推手,因为Vitality找上了你。对你来说,那就是一个你无法拒绝的报价,对吧?

是的。但是你知道,Neo联系了我,一开始在我脑海里就是,'好吧,基本上他们会搞定,你知道吗?所以我没有想太多,但是后来他告诉我,我们必须搞快点,所以一切都进行得很快。当然我需要也许一天的时间来考虑这个报价,在我心里就是,'我不能拒绝,这是一个好机会。'我给TSM的每个选手打了电话,每个选手都告诉我,'你必须去。你拒绝这个报价就是傻瓜,'所以基本上就是这样。 

XTQZZZ可能在Vitality找上他的时候也露出了类似的笑容

当Vitality还是法国队的时候,有很多关于你探索国际阵容的可能性的讨论,但是人们说你不想和说英语的队伍合作,现在你又回到了一个说英语的Vitality,在过去的两年里的转变是什么样的?

我从来不明白为什么人们说我不想和国际阵容合作。我在Vitality的观点是,我们可以做到,但是我们需要更多地考虑项目和过程。我从来没有说过我不想要国际阵容。

我一开始的英语不是很好…我可以解释一切,但是我不太舒服,我需要时间和更多的经验。我一直在跟我的老师上课,现在我的英语…基本吧,你知道的。

我认为法国赛区已经死了,所以我只是专注于国际阵容。我也从G2那里学到了很多,认识了新的选手,新的文化,等等,现在我准备好了和Vitality一起变得更好。


我想再多谈谈那个评论,关于法国赛区已经死了。为什么呢?

法国赛区已经死了。我们有一个很棒的指挥和世界上最好的选手,对吧?但问题是,我们除了Vitality之外,没有其他的组织。我们没有新的法语指挥,或者至少是一个好的指挥。也许未来有Graviti,我对他有希望,但就这样了。我们没有新的法国选手。我希望也许在2-3年内会有所不同,但我不确定。

问题是,在法国,我们有点懒。这是我在和国际阵容的年轻选手合作后的第一个想法。misutaaa和Kyojin和m0NESY之间的差别,比如说,或者一个新的年轻选手,是疯狂的。现在,Vitality的教练角色真的不一样了。过去,我有时候像是Vitality的法国阵容的保姆(笑),现在不同了。 

我认为我们缺乏能够引领正确方向的人,是法国赛区的主要问题。我认为现在如果你是法国人,你需要学习英语并尝试在国际阵容中打比赛。这是我唯一的建议,因为现在如果你只专注于尝试组建一个法国阵容,这很难,因为我认为组织知道买一个法国阵容是很贵的,而且如果他们需要做出改变,他们没有很多选择。

所以我们肯定有麻烦,也许在一年,两年,也许三年后,当很多选手都在国际阵容中打过比赛时,也许法国赛区会回来。我们永远不知道。但实际上,我认为我们必须接受这样一个事实,Vitality就是是最后一个优秀的法国阵容,绝对是,特别是因为ZywOo和apEX。


加入这个Vitality,你提到了新选手的工作态度有一点不同。你觉得apEX和ZywOo,现在和以前有什么不同吗?

是的,对于apEX,我觉得Lars Robl做得很好。因为在过去,apEX,你知道他是怎样的,他可能很情绪化,有时候他可以凭借这种心态赢得几乎所有的比赛,有时候他可能会生气,不幸的是,队伍会垮掉。现在,对我来说只是一个锦标赛,但我可以感觉到他有多么不同,他是如何思考的,以确保每个人都舒服。这是和以前最大的不同。

对于ZywOo…我不知道,他几乎没变的,你知道的(笑)。也许他在比赛中更主动一些,他创造了更多的战术,沟通方面,有时候做出一个好的决定。但你知道,一个月后,这很难,但这是我关于他们的第一个回答。

他在(秋决)赛事结束时说过一句话,他说他想要多一点自我。你有注意到吗?

是的,是的!我知道。在悉尼之后,他告诉我,'我做得很糟糕。我需要时间来感受游戏,我会向所有人证明我仍然是最好的。'但是,一般来说,他很安静,你知道吗?你可以感觉到他很自我,因为他练得更多了,或者有时候也许是一个惊喜,但他可能不是生气,而是在练习中如果他对表现或对手不满意的话做出的反应。所以我觉得他肯定会为BLAST做好准备的。


你说Lars对apEX做得很好。他现在去了Falcons,所以你没有他的支持了。你觉得这会对未来有什么影响?你是在寻找一个可以有类似作用的人,还是在和apEX合作,保持那种动力?

我们已经有了一个新的绩效教练,来自澳大利亚。我期待有完全准确的效果,他有很好的经验。我觉得Dan从Lars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他也很愿意和一个新人合作,继续在这个领域努力,这是肯定的。我一点也不担心。

apEX的心态有了提升,XTQZZZ期待他能保持这样

apEX还提到了他和你是在“重新了解彼此”。这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当然了,两年后,我可以稍微改变一下我的工作方式,从训练到日程安排,一切。如果我还在要求选手,或者更平静一些。两年后有很多新的事情,你知道吗?在反恐精英里,两年几乎相当于五年(笑)。我不知道,真的很不一样,我又多了一个孩子,生活也不一样了,所以你会有一些变化。所以只是要确保我们有和以前一样想法,这对我来说没什么特别的。

我们只需要时间,你知道吗?我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对于Dan和所有的选手来说,这并不容易,因为他们曾经是世界上最好的队伍,而且就因为一个选手和一个教练离开,整个氛围就完全改变了。我接受他们很难了解一个新人的困难。


我们已经谈了很多关于apEX和ZywOo的事情,他们是你上一任期留下来的两个选手,但除此之外,其他的一切都变了。你提到了工作态度的不同,但在我们谈到mezii之前,告诉我和Spinx和flameZ合作是什么感觉。

我喜欢这样一个事实,如果你对flameZ和Spinx说了什么,他们会立刻解决问题。关于打比赛,关于找到新的道具,等等,你不需要为他们找很多新的东西,因为他们有很好的工作态度。

他们也很有趣(笑)。我明白为什么apEX那么喜欢Spinx,因为他是一个很棒的选手,有趣,努力工作。我们结束了比赛,但他已经打了20场FACEIT比赛,我不知道,也许吧?(笑)

事实是,对于flameZ和Spinx来说,目标是成为世界上最好的队伍,他们为此付出了很多努力。这真的很酷,我喜欢flameZ和Spinx已经问了我很多关于他们如何提高,我对他们的表现是否满意,等等的事情。他们真的很关心队伍和我们如何提高。


接下来是招募mezii,目前只和他打过一个锦标赛,但你对他的初步印象是什么?

我其实很高兴,因为他在中期的CT和T方面都帮了Dan很多。他有很好的沟通,当然他对新的位置不太舒服,但这很正常,当你和一个队伍打了两年,你已经做了所有的事情。对我来说,看到William很酷,这很令人印象深刻。即使他有一场糟糕的比赛,比如对阵FaZe的Vertigo,他还是开了一些玩笑,继续帮助apEX,所以我很高兴,我迫不及待地想看到他在下一个锦标赛的表现,因为我很确定他会变得更好。


此次对话的一个重要讨论点是,Magisk在游戏里所扮演的角色和他所产生的影响而言,失去他对Vitality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你没有机会指导他,但你有没有注意到有什么东西缺失了,有什么东西从队伍里消失了,你需要在未来努力修复的?

是的。基本上就是经验,一局中沟通方面的细节,还有气势。在比赛中,除了Dan,我们有一个很安静,很冷静的队伍,apEX和Magisk负责了所有的气势部分。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是,当我谈到经验的时候,就是像被击杀后的说话,说说你能和队友做什么,互相帮助的一些小细节。

现在,每个人都需要在这方面提升。如果你想成为世界上最好的队伍,你需要在沟通方面非常出色,这不是说基本的沟通,而是互相帮助。

XTQZZZ已经在回归Vitality的第一个赛事中夺得了冠军

你现在要解决的问题和两年前相比有很大的不同。这对你来说是不是也有点轻松,你可以专注于一些更细微的事情,而不是更艰难的挑战?

是的,因为两年前,我不认为我们能成为世界上最好的队伍。那是一个不同的项目,而且,实际上,我觉得我们做得很好,能在NAVI之后成为世界上最好的队伍,当你看到阵容的时候。现在,当然,我们有一些东西要修复,要改进,但我觉得我有一切成为世界上最好的队伍的条件。当然这只是纸面上的,我们需要为每个选手找到最好的解决方案,但我们有一切——组织,工作人员,和选手——成为最好的或者至少赢得一些冠军的条件。

让我们看看会怎样,但是,是的,当我决定回来的时候,我的唯一目标就是,是时候赢得一些冠军了。当然,我们已经用法国阵容做到了,但现在我们在谈论的是Major,科隆,和卡托维兹,因为我们过去没有赢过这些。


从教练的角度来看,CS2给你的感觉如何?这可能是你回归后最大的不同之一。

我很喜欢。有很多新的东西,烟雾,手雷,AWP的影响,先开枪的优势。感觉很好。我只是有点惊讶看到人们对一切都有点抱怨,因为我们在CS:GO里几乎知道一切。有一个不是新游戏,但几乎是新游戏的东西,这真的很好,你知道吗?所以我很高兴享受它,找出我们能有的最好的战术,击败对手,给对手一个惊喜。我非常享受在CS2里做教练,每天都在研究新的道具,新的战术。在CS2里做教练很有趣。


最后,你去了BLAST,已经拿到了你的第一个冠军。你有没有期待这么快就有这样的结果,回来后立刻取得这样的胜利感觉如何?

你知道,我在比赛之前就觉得我们能赢。现在,好吧,FaZe有过很棒的比赛,但在CS2里,游戏里的选手有很多变化。我觉得每个队伍都能赢得比赛,所以我对赢得比赛并不太惊讶,因为有点奇怪。很多队伍都在等待一些变化,所以这对我来说是正常的。正如我在比赛后对选手们说的,我期待用这个队伍赢得比赛,但最困难的部分还在后面。

关于找到新的东西,努力提高我们的队伍。对我来说,这有点像蜜月期的奖杯,这很正常。现在,每个队伍都期待我们打得好。我只是很高兴赢得了奖杯,但队伍的目标绝对是明年,我们正在努力理解游戏,打很多比赛,就这样。对于BLAST世界总决赛,基本上就是继续研究游戏,尽力做到最好。



水平有限 如有差错还请包涵并指出

喜欢就点点赞点点关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