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hash xocsgo
88hash xocsgo

受疫情影响,C9自2014年以来首次暂停CSGO分部的运营。随着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的战争爆发,美国及欧盟对其进行的制裁使的红星Gambit与VP无法参加大多数比赛。

C9通过挪威第三方机构ULTI收购了原红星Gambit阵容及其教练groove。在IEM决赛前,C9 CEO Jack Etienne接受了采访。谈到了groove在这笔交易中的重要性,前阵容的解散以及Flashpoint赛事的暂缓。

问:重返CSGO赛场的感觉怎么样?

Jack:我从未想过要离开。我一直在等一个机会,以当时北美的情况来看,我真的不知道这个机会什么时候会出现。我实际上开始想我该尝试青训领域,但北美的体系现在并不理想,所以我真的没有确切的时间重返赛场。直到ULTI给了我这个购入原gambit阵容的机会,我一开始只是答复他们我会考虑这份提议。但我转念一想,groove还在其执教吗?

我打了个电话给他,我说“嘿,ULTI正在传的这件事,你要加入吗?”他说,“是的”。 我说,“好吧,如果你要加入,你想长期和C9在一起吗?”他说,“我在23年的职业生涯里已经辗转三个队伍了,我想让C9成为我的终点站。”我想,我要买下来了。因为有了那个人,他建立了这套阵容,并将保持这套阵容的长期运营,而我真的想在每次接触一个团队时都进行长期投资,所以对我来说,这个选择真的很简单。

问:有传言你很早就对groove感兴趣,并在一年前就联系过他?

Jack:不,我通过英雄联盟和CSGO赛事在比赛中认识他已经有十年了,我一直非常尊重他,我们总是会在赛事中聊天。对我来说,他是我在欧洲的同行,他对培训队伍有极大的热情,我也是。我从来没有想过我有机会和他这样的人一起工作,所以坦率地说,这有点令人震惊。 这是一个非常罕见的事情,类似于我去年能够拿下英雄联盟选手Perkz。当你看到这些机会,你最好在别人之前把握住它们,如果你不这样做,你会后悔的。所以我在那个时候抓住了这个机会,但之前我从未真正有机会与他合作。

问:在这样的时间节点上,买入一个名气不小的俄罗斯阵容,你有犹豫过吗?

Jack:当我看见那些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有超级热情的选手时,我并不关心他们来自于什么国家,我只是想支持那些在自己的领域中出色的、充满热情的选手。当然,当我向我的执行团队提出这个问题时,他们认为,“嘿,他们可能会有一些非常强烈的抨击,人们会对此感到不安。”。

我们肯定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我坐下来想,想象一下我们做这个决定,是否会有人不高兴?当然会。会有几个人不高兴,我明白为什么。但我也想过,绝对会有支持这些选手的浪潮,人们想支持这些选手努力成为地球上最好的球员。他们根本不应该被他们来自于哪个国家而受谴责。这就是我觉得他们会被接受的原因,事实证明我是对的。

问:队员好像跟你提起过,他们似乎从来没有享受过像现在这样的欢呼?

Jack:在输掉了与FaZe的图一后,所有的人都在做战术布置,为第二张地图做准备。 我不明白他们说的每一句话, 但我想是Ax1Le,我听到了他说:“你听到他们欢呼什么了吗?‘Let's Go!Cloud9!’”他们对当时的欢呼声感到超级兴奋,我很确定这帮助他们赢下那场比赛。观众的比例是五五开,但FaZe是一个有北美球员、北美品牌的大满贯冠军战队。

当你考虑到这一点时,C9的粉丝能马上就接受了这些队员是很了不起的。我们是北美的代表,我们的粉丝喜欢我们。当我昨晚在晚餐时和队员们谈起这件事时,他们非常高兴有这种感觉,就像在观众席上有第六个选手在他们跌倒时把他们扶起来,为他们欢呼,这非常酷。

问:有传闻你们将把队伍搬到欧洲,是真的吗?

Jack:是真的,这一切正顺利地进行着。我们已经着手给他们办理签证等手续,为他们提供住房等。他们将在欧洲的服务器上训练。

问:当时的老C9也提到了是把队伍留在洛杉矶还是搬到欧洲的问题上,现在看来这个新C9也将以欧洲为基地是吗?

Jack:现实是,现在,所有最有才华的选手和战队都在欧洲比赛。因此,如果你想推动自己成为最好的,你必须与这些强队比赛,我们将待在那里,直到这种情况改变。这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这就是世界的现状,但我认为,如果竞争环境的条件发生变化,我们会到其他地方的。

问:在老C9在一起的六个月里,他们的情况每况愈下。你对当初的情况是什么感觉呢?

Jack:我觉得我们的战队经理HenryG已经尽力了。现实是新冠疫情对我们的战队影响很大。我们的两名北美选手Xeppaa和floppy被隔离在语言不通的外国公寓里。当初疫情严重,隔离四处发生,他们也非常担心他们的家人,想和家人们团聚。

当疫情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想着就几个月就会结束。但它就是不断地进行着。我想,这对我的选手来说并不健康。我想我们都同意,我们需要暂时停止这个项目,等这个新冠疫情结束后我们再回来,也许在六个月内。结果是你知道的,两年,所以它比我们都想象的要长。

没有人需要为这种情况下背锅,每个人都尽了自己的努力。但也正是这道难关给了我们现在这个非常棒的机会。

问:当公布旧C9名单时,HenryG公开了每名选手的工资。这在公众看来对不少选手造成了打击,回过头看你对这个行为后悔吗?

Jack:不,我认为这很有趣。这是一个有趣的实验,为了脱颖而出,你必须承担巨大的风险,而他承担了这真正巨大的风险,我认为这真的值得追求和有趣,所以我很高兴我们这样做。我不后悔我们所做的一切。根据当时的情况和我们所掌握的信息,这是一个很好的决定,但生活有时会对事情的发展做出不同的选择,所以这也没什么。

问:当时你说,你公开工资的一部分原因是,人们认为C9没有给选手合适的报酬?

Jack:哦,是的。那基本上是那些对我们所做的事情的经济性完全不了解的评论区分析师。我们所做的事情的一个好处是,它是完全透明的,有些人真的很欣赏它,但它确实把这个目标放在选手身上,如果他们没有表现出值得他们身价的表现的话,那么他们就会被造梗,这不是我们想要的。

这是做这样的事情的一个不可预见的问题,所以你必须非常小心,找到什么是正确的方式,我不太确定。一旦,如果我们达到一个点,所有的工资都是公开的,那么这将是一个更安全的环境,让这些信息在那里,但有可能这不是一个好主意,当它只是零散的,我们真的不知道具体会怎么样。

问:我想这也是这套新阵容没公开薪资的原因吧?

Jack:是的,人总不能再犯以前的错误。

问:你当时也说到公开薪酬的原因一方面也是想将人们投入到Flashpoint赛事的运营上?

Jack:我觉得Flashpoint赛事是新冠疫情的另一个受害者,它本来可以成为非常酷的东西,但它只是,像许多其他企业一样,无法生存。整个联盟是围绕着非常好的线下而计划的,但这两年都没有这样的条件。人们当然可以把锅推到某人身上,因为他认为他们可以在新冠出现之前把它完成。即使如此,如果你回过头来想,哦,我们应该取消所有的活动,当时这些活动已经过去几个月了,我们不知道新冠会一直持续下去,所以我基本上没怪罪过任何人。

我当然后悔亏了数百万美元却没搞好这个项目,但这就是生意。

问:Flashpoint赛事似乎还未被官宣结束运营,它近期会回归吗?

Jack:我不确定它的方向,但事情就是像你知道的暂停了。我想每个人都想确保,如果我们做出决定重办,它不会在我们面前消逝,所以我不期望Flashpoint赛事那么快回归。

问:能够购买一个名册并直接打到前三名的位置,至少在你买的时候,这不是一个大概率出现的场景。这对Cloud9意味着什么,能够直接回归顶级战队队列?

Jack:这是非常令人兴奋的。很多时候,当可以买下整个阵容时,你只是随波逐流,你无法真正参与到战队的工作中。你只管支付工资,但这个阵容的真正独特的情况是我能够直接影响他们的生活,使事情变得更好,比如帮助他们搬迁,获得签证,给他们所有的支持。 除了与groove和优秀的球员一起工作外,能够这样做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深深的满足。从我看的第一场比赛开始,我就一直喜欢CSGO,所以不参加比赛是很痛苦的。就像看这些比赛,但我却没有一支真正能竞争的队伍。拥有一支顶级的竞争队伍真的是锦上添花,这让它变得格外特别。

问:你之前谈到北美CSGO环境并不是很好。显然Cloud9一直是作为一个北美品牌被联系起来的。在那个地区不再有一个团队,那是什么感觉?

Jack:我们非常努力地在北美地区工作了很长时间,自从我们的2018年Major冠军阵容分崩离析以来。只要去看看我们的百科页面,它只是几页进来和出来的球员,我们无法使其发挥出作用。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不相信北美有真正优秀的球员,我知道他们就在那里,我认为我对参与北美培训系统的复苏相当感兴趣,这是我一直在考虑的事情,我不认为有什么问题。如果北美的发展联盟真的开始复苏,我愿意支持这个。

问:考虑到NA现在的状况,你认为需要什么来重建这个赛区呢?

Jack: 有几件事情造成了问题,比如在北美,瓦洛兰特和Apex做得很好,存在着对选手的竞争。熟练的FPS选手有很多机会在其他游戏中获得更稳定的工作,所以我认为这已经拉开了北美CSGO培训领域的差距。需要发生的是,战队和比赛组织者需要一起真正建立一个培训系统,让玩家觉得,"嘿,我可以把时间放在这个游戏上,而且真的有前途。 我很愿意与比赛组织者和其他团队进行讨论,看看我们是否可以在这里做些什么。EG宣布在北美招募这些玩家真的很有趣,我为他们的投资而鼓掌。我还没有和他们谈过这个问题,但我肯定想和EG的Nicole拿起电话说,'嘿,你专注于做什么,你看到了什么',也许我们可以一起工作。

问:关于EG的15人名单受到了很多质疑,你的观点是什么呢?

Jack:我喜欢他们正在做的事情,因为没有人真的在做什么。我认为,如果我对某人在现场真正做一些事情并支持这些选手的做法说三道四,那就太可笑了,所以我为它鼓掌,我认为它很棒,我很想和他们谈谈,看看他们在想什么,也许我也有办法作出贡献,帮助发展。

来源:HL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