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steam,csgo开箱网站,csgo开箱
88steam,csgo开箱网站,csgo开箱

凭借在本年度的高水平发挥,来自Complexity的blameF荣获2020年度选手第6位,这是他首次进入年度选手的评选。

blameF与其他丹麦选手所走的职业道路不同,正如你所见一些其它榜上有名的选手通过在国内打出名气,然后他们遇到了像HUNDEN这样的人,进而进入了North或者Heroic,而blameF却没有这样的好运气,直到2018年他才小有名气,并与丹麦选手并肩作战。

“一开始我主要和朋友一起玩,尤其在CS1.6时期我和我的老队友miNd并肩作战了很久,我一直很尊重这款游戏,而且在步入职业前我就对自己要求苛刻。那时候我们很难在HLTV上记录比赛,所以每次我们晋级King Of Nordic后,我和我的队友便大肆宣传,希望让其他人关注我们的比赛。”

“我职业生涯中最关键的部分是家庭给到了我支持,他们在我打职业前就看了我的比赛,他们总是对比赛的进展很感兴趣,除此之外,他们还在我没钱的时候打给我钱,所以我可以追求梦想,并在CS中扎稳了脚跟。”

不过并不是因为blameF缺乏尝试,他和其他的一些国际队伍或多或少都打过比赛,他试图引起国内一些战队的注意,但每次都不走运,直到他加入了自己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战队Great Danes。

“我和丹麦选手交集很少,那时我只和我的朋友miNd以及其他选手一起打比赛,所以我和丹麦选手的交情并不多。我认为这很重要,因为他们会为你担保,还会为你介绍新的战队机会。有很多次丹麦战队变阵后,我都不能理解他们为什么不给我机会,因为我认为他们选的人比我差得多。”

“我甚至记得在加入Great Danes前,曾亲自写信给一些IGL,因为他们当时挖掘了很多新人。我写信给BERRY,他没有回复我,然后我又写信给haste,他告诉我没有足够的经验,紧接着我写信给sycrone,虽然他承认我很有潜力,但现在还不行。后来加入Great Danes后,当时队内的指挥alexsomfan告诉我会做任何事帮助我取得成绩,他是一个非常信任我的IGL,并且为了我牺牲了自己,在这样的队伍里打比赛真的让人愉快。”

他们在2018年参加了第一场线下赛,哥本哈根游戏节。他们当时最引人瞩目的便是击败了LDLC,虽然他们没能获得参加主要赛事的资格,但这场对阵法国队伍的胜利对blameF意义重大,那次的发挥使他第一次步入人们的眼帘。

“我第一次认为自己非常有潜力的比赛是在2018年的哥本哈根游戏节上,那是我第一次参加线下赛,我记得在比赛开始前14天,我不断提醒自己要在这场比赛中证明给那些不相信我的人,于是我每天打3小时的死斗来提高自己,我非常紧张,因为线下赛氛围不同,而且名声说实话当时也不太好。但结果是好的,我发挥的不错,虽然在比赛中遭遇到一些麻烦。”

“我们以2-0击败了LDLC,那晚我非常高兴,当时凌晨4点回到家,叫醒了母亲,告诉她我是如何取胜的,那一晚我彻夜无眠,尽管几个小时后我们将打下一场比赛,但我太兴奋了以至于我在床上发抖,这也是我第一次受到了媒体的认可。”

他的个人表现开始引起国际关注,blameF在首秀后仅仅两个月就被Epsilon签约,与目前Col的教练keita以及一些其他有经验的选手,如Surreal,CRUC1AL组成了队伍。

“我得到了Epsilon的邀请,当时他们是一支成熟的队伍,可以给我更高的薪水,而且还有富有经验的选手。此外他们还拥有更多地参赛资格,这对我来说是个机会,因此当Epsilon的教练Keita联系我时,我欣然答应了。没过多久就参加了第一场比赛,那是欧洲Minor的封闭预选赛,我们打败了Heroic,那是一个伟大的开端。”

接下来几个月,团队经历了多次变阵,但都没有取得太好的成绩,但blameF的个人技术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后来他在2019年转会至Heroic,取代了队内MODDII的位置。

“2019年初,我们想找一名选手补充阵容,但未果。所以当Peacemaker联系我时,告诉我Heroic的首席执行官Erik想找我谈谈,我立刻感觉这是我新的机遇。这也是我第一次加入如此专业的战队,当时有三个人从瑞典到丹麦线下与我们练习,当时我因为这一举动深感震惊。”

“所以当我们没有取得好成绩时,我就会非常失望,我会认为我辜负了团队,也辜负了俱乐部。但每个人都在努力工作,所以我非常开心。不得不提的是我从es3tag得到了很多帮助,他帮助我融入了团队。他是一个非常好的队友,总是支持我,让我感觉是队内的一份子。当时队伍给了我很多资源,让我打多个位置,而且让给了我机会让我向富有经验的选手学习。”

blameF效力于Heroic的8个月时间内,参加了IEM悉尼,EPL S9以及ESL One科隆等大赛,他在这些比赛上表现出色,平均rating达到1.18,而且后来他还成为了队内的IGL。

“当加入Heroic后,我们有三个IGL,分别是es3tag,friberg以及AcilioN,他们担任IGL后都非常一般,在试用NEO后依然成绩平平,于是我向peacemaker提出申请,由我担任IGL,于是事情就这么的达成了,他告诉我所有担任此角色的经验以及技巧。”

在年末时,blameF再次更换了队伍,来到了Complexity。

“Col做的不错,因为他们让我们找到了合适的选手,当时很明显的,poizon以及k0nfig都是我们唾手可得的选手,然后俱乐部告诉我可以拉来这些选手。Col的CEO对我非常有信心,并且如愿的招入了这些选手。”

2020年伊始这支新的Complexity将参加IEM卡托维兹的预选赛,DreamHack莱比锡公开赛预选赛以及DeramHack安纳海姆预选赛,之后他们的第一场线下赛是在BLAST Premier春季系列赛开始。

“那是最好的经历,我们付出的努力得到了回报,虽然在网上的比赛喜忧参半。这一场比赛并不能定义我们是怎样的队伍,但它证明了我们是一支有潜力的队伍,队友的发挥和自信也让我大吃一惊,这让我对CS有了不同的看法。”

Complexity发推庆祝取得BLAST春季赛冠军

然而进入线上赛阶段,他们的成绩并不理想。在参加DreamHack安纳海姆站之前,他们未能通过欧洲Minor预选赛。在加州的比赛中,blameF同战队两次击败MIBR进入淘汰赛,然后止步于半决赛的FURIA。随后便是线上赛,他们也返回了欧洲。

在起初几个线上赛中他们表现并不好,尽管战队为此投入了大量资金。虽然他们在EPL S11和ESL One:Road to Rio的比赛中赢得一些地图,但经常在小组赛就被淘汰。在DreamHack春季大师赛中开端不错,包括他们对阵MAD Lions时,blameF在vertigo上拥有2.03的rating。

“当有这么多明星选手加入战队后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因为要为他们找到合适的角色。我很高兴有机会和RUSH这样谦虚而又有经验的人合作,他非常支持我,并且打了队伍中最难打的位置,我希望有一天人们可以认可他。”

直到他们在Home Sweet Home cups上的成功,他们才逐渐找回自信,并在BLAST Premier春季赛中取得了冠军。blameF带领战队击败了OG,NaVi以及FaZe,并以不败的战绩闯进决赛。当战胜了法国队伍Vitality后,他们赢得了今年唯一一个大赛冠军,而blameF也获得了1.68的rating。

“队伍内存在很多问题,比如我对队内一些人的看法和对比赛的方式感到不满,我们每周都要进行讨论,这让我们精疲力尽。之后我们在Home Sweet Home cups找回了一些信心。”

“我们赢得了BLAST春季赛的冠军,这也是我最努力的时刻。当时我们每晚都会检查对手demo弄清楚点位,或者在哪些地方丢闪,以及在哪里丢雷可以拿到击杀。在那之后我们还参加了职业联赛,并且状态一直不错,包括2-0战胜了Astralis,不幸的是oBo随后退出了战队,我们不得不紧急招入救火队员。”

之后他在DreamHack夏季公开赛和ESL One科隆站上获得了EVP,他在这两次比赛中获得了1.21和1.26的rating,在前者中他带领队伍打入半决赛,后者则打入了四分之一决赛。而两次比赛都败于不断崛起的Heroic。

当战队在小组赛取得四连胜进入EPL S12淘汰赛,但随后oBo的退出,他们不得不让教练keita临时上场,很明显他们没有取得成功。

“oBo的离开使我们元气大伤。之前他在一天晚上告诉我们想回家,和家人们团聚,而我和教练都非常尊重他的选择。然后我们商量好让oBo在为队伍打两周左右,完成职业联赛,并参加RMR积分赛以及DreamHack公开赛预选赛,然后我们还有时间去找第五人。”

“但消息很突然,在RMR积分赛那天,我醒来后听到oBo前往机场的消息。他不打算和队伍一起参加RMR积分赛和职业联赛了,而两个半小时后我们就要上战场了,无奈之下只能让教练上场,最终我们输掉了比赛。”

直到10月份他们的阵容一直没有补全,但从各方面来看他们在比赛的发挥都出人意料,凭借blameF的发挥他们赢得了对阵G2的首场胜利。并与Vitality和Fnatic打的不相上下。尽管没有进入淘汰赛,这位23岁的选手还是在IEM获得了第五次EVP的评选,他以1.27的rating,91.5的ADR获得了本年度最出色的表现。

之后他们招入了jks补全了阵容,但新阵容仍然存在问题。因为他们没有打入BLAST Premier Fall Finals,但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在DreamHack冬季大师赛中亮相,并继续在这场比赛中获得了EVP的评选。

到了年末的收官之战中,他们又出了状况,poizon因为紧急手术缺席比赛,他们被迫使用了替补,在垫底出局后,他们结束了2020年的征程。

“我们在年底表现糟糕,这不是jks的错误,jks一直努力训练,试图扭转局势,但在过去几个月里我们的队伍一直不稳定,我们很难有时间商讨战术,因为每次都有新的队员加入,自从oBo离开后,我们就先后和keita,NaToSaphiX,jks,ottoNd一起打过比赛,如今是JUGi。”

明日之星

blameF将明日之星的预测给到了来自荷兰的选手D0cC,这位20岁小将之前在Defusekids效力,blameF认为他可以与世界上最优秀的选手竞争,如果有机会遇见一位好的IGL,也许他会成为顶级选手。